生 命 之 鑰

   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姊妹在桂林的見證                     
 
 
我是黃姊妹,信主已有十年,現在桂林一個家庭教會中服事。從97年起范弟兄(現已成為「東方閃電」

的幹將)就經常來桂林,那時我們這教會剛剛建立,他的到來對我們很有幫助,因而很得到眾弟兄姊

妹們的敬重。不久周弟兄從「三治」轉入我們教會,黃弟兄也受浸歸入基督,參與我們教會,後來這

兩人成為了我們主要的同工。以後范一直重點栽培黃弟兄,當范在廣州組織牧訓時,黃、周兩人都參

加了。2000年牧訓轉來桂林,用的是我們教會租的房子,他們每兩個月來一次,每次約6天。2001年

8月因許弟兄在真理上與範有分歧,他們不再來桂林牧訓了。而黃、周兩人仍然參加牧訓。

2002年2月2日,黃、周兩對夫婦離開了我們教會。2002年6月從各地來的消息指證范等人是「東方閃

電」,我們有一部分人感到很難接受。6月26日,許弟兄提出大家暫時不要與他們來往,等查清事情

的真相後再說,並稱教會若不能同心就只能重組教會。這時教會多數人認為由於各方面的指證非常

清楚,暫時不要與黃、周等人來往是應該的。但我不贊同這個提議,因我與他們的關係一直不錯,

認為范、黃、周等人在關於主再來的真理上是非常清楚的,他們走進異端實在是很難想像。因而我認

為眼見為實,只有通過與他們接觸才能證實此事的真偽,當時與許弟兄發生了一些衝突。由於在我們

教會中有他們的「臥底」,教會中各人對他們的態度,他們很快就知道了。

第二天(6月27日)易姊妹、陸姊妹(周、黃的妻子)來找我,我還以為是神將她們帶來的,就當面

問她們是不是「東方閃電」?她們一口否認,易姊妹還對我說:「若我是異端就是被神咒詛的!」

並說若是不相信,可以去參加他們的聚會,看看他們是否講的是聖經?我說禱告一段時間再說。在她

們的引見下,我見到何姊妹(范的妻子),她說:「外面很多人誣蔑我們是『東方閃電』,其實我們

不是。」並叫我去周弟兄家,參加他們的聚會看看。她的態度和表情使我感覺很可信,我就相信了她

。後來,黃弟兄來約我星期六下午3時30分去周弟兄家聚會,這時我與黃弟兄已有5個月沒有見面了。

當我來到周弟兄家時,在場的人有易姊妹、陸姊妹、韓弟兄(南邊山碑源人)、黃姊妹(白沙新塞人

,黃弟兄的侄女)、詹弟兄(金寶金村人)、湯弟兄(全洲人)、李姊妹(桂林人)、繼姊妹

(南邊山碑源人)等人。他們每一個人對我都很熱情。易姊妹告訴我,因我與他們接觸,許弟兄說我

是叛徒,還說了很多很難聽的話,她怕我受不了,就不告訴我了【這是謊言,以離間我與教會的關係

:這些話是湯弟兄告訴她的。】聚會是由黃弟兄講道,使我感到驚奇的是,他不用看聖經也不用筆記

,所要講的經文都很熟悉。我當時感到他長進很大,在聚會的過程中,他所講的觀點我感到很新鮮,

是我以前所沒有聽過的。他說的每一個觀點都要問我們是否阿們,若不阿們就繼續講這個問題,直到

每一個人都阿們為止。這個下午,他所講的觀點我都沒有發現什麼問題,因而都阿們了。

聚會結束,大家都在周家吃晚飯,他們很熱情的叫我在那裡過夜,我沒有答應,其餘的人都是在那裡

過夜的,第二天早上6時30分要晨禱,他們叫我早些來。第二天他所說的觀點,我雖然有些疑惑,但

不知如何反駁,也勉強認同了他的觀點。上午聚會完結作結束禱告時,黃弟兄沒有奉主耶穌基督的名

,我問他為什麼?他說:「太急了,忘記了。」下午聚會時,他講到主已經隱秘的來了,我大吃一驚

,我說:「聖經不是這樣說的。」他就很生氣,當即在黑板上寫了「東方閃電」四個大字,並在下面

重重劃了兩道線,大聲說:「我傳的就是你們所謂的『東方閃電』。這裡不通過的話,就講不下去了

。」當時就停了下來,這時我說:「主再來是榮耀的降臨,萬國萬族都要看見。」他說:「主現在是

偷偷地來偷他的寶貝。」我說:「主來是駕著雲來,接我們在空中與他相見。」他說:「稍有腦子的

人都知道地球是懸在空中的。」【意思是主在地上與我們相見就是在空中與我們相見】我說:「主來

要用號角大聲將他的選民從四方招來。」他說:「這麼大的聲音耳朵都震聾了。十個童女的比喻中,

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,你們出來迎接他,所以主是偷偷來的。」我不同意他的觀點,眾人都為我

禱告,勸我接受,邊禱告邊哭,說:「主啊!我們好可憐啊!你來了我們都不知道。」他們禱告完了

時都沒有奉主耶穌基督的名。他們告訴我,主已經來了是聖經以外的東西,並將一本書給我看了,他

們說是「小書卷」,書名是:《你聽見神的聲音了嗎》。他們告訴我:「主第一次來是男性,第二次

是以女性出現。」並說:「姊妹你好胡塗,主已經來了,有人看見了。」我問他們:「你們都見過主

嗎?」他們說:「我們不敢見,因為我們是汙穢的,你想見主嗎?」我說:「主還沒有來,我見什麼

?」當時我想把他們那本書借回去看,他們說要我加入他們的組織才能給我,他們幾個人不斷的對我

說這是最後一趟尾班車了,再不趕上就要被淘汰了。我當時心裡很亂,說:「你們不要說了,我要回

家了。」

離開周弟兄家時,我覺得全身無力,回到家愈想愈覺得不對,就給許弟兄打電話,這時已是23時30分

了,我估計他們明天白天還要來找我,就約許弟兄明天晚上見。果然,第二天下午他們帶了一個北方

來的「張弟兄」到我家來,對我說他們過去也是經過很多掙扎,才接受這些觀點的。他們一邊為我禱

告,又是哭又是唱歌的勸我接受,湯弟兄也勸我不要錯過機會。我問他們:「關於主耶穌說:『若有

人告訴你們基督在這裡、基督在那裡,你們不要信。』(太24:23-28)如何解釋?」他們沒能作出解

釋,這樣我就不再聽他們說了,叫他們離開我家。


晚上我將在他們那裡所作的筆記給了許弟兄,並提到了那個與我一起去周家的湯弟兄,當時許弟兄說

要防備這個人。第二天,湯弟兄又來找我說他對黃弟兄所說的有些不清楚,並問我的看法。因許弟兄

叫我防備他,我就打電話叫許弟兄他們過來了。許弟兄問他既然那天勸別人接受,今天為什麼對黃弟

兄所說的又會覺得不清楚了?請他解釋。他沒有解釋。許弟兄就讓他第二天把所作的筆記帶來,結果

他將一本已經洗爛的筆記本帶了來,說是在洗衣時不小心洗壞的。許弟兄問他是用洗衣機洗的還是用

手洗的,他說是用手洗的。當許弟兄說要用他的筆記寫一本書,救更多的人時,他不願將這個筆記本

交出來,並將本子撕碎,連碎片也帶走了不敢留下。這使我們都看清了,這人確實是「東方閃電」在

我們教會裡的「臥底」人員。


在我們教會拒絕接納他之後,這人還想騙我們教會的弟兄去周弟兄家「看看」。這更使我們認清了他

的真實面目。「東方閃電」拉人的手法是非常具有欺騙性的,為了使人相信,他們可以發誓甚至咒詛

自己,而且在人前顯得很有愛心,使人誤以為他們很屬靈,不是異端。他們可以任意說謊,其根據是

妓女喇合撒謊蒙神祝福,因而他們撒謊也是可以的。而對這些可以任意說謊的人,我們千萬不可放鬆

警惕,輕易相信他們的謊言。他們這些人在他們的組織之外,是不會輕易承認他們是「東方閃電」的

。當他們誘惑基督徒時,就使用一些聖經並曲解其意來迷惑人,當你一旦進入他們的組織,他們就告

訴你聖經已經過時了,他們的「小書卷」才是神在今天的啟示,只有信從了他們那一套才能得救。


這都是我自己切身的經歷,特此見證出來,望眾弟兄姊妹引以為鑑。